• <legend id="y4u4s"><wbr id="y4u4s"></wbr></legend>
     
    首頁 觀察 經濟 文化 生活 健康 科教 婚嫁 體育 生態 安全 媒介 農業 創業 青聯
     
     
    父子兩代皆神醫 戴克剛:北京的最后⼀位病⼈
    來源:西安舊事  作者:戴克剛 時間:2021-12-02 閱讀: 9324
    從收到朱文杰老師轉給我此文始,我便被戴先生的精湛醫術和傳奇故事所震撼!我驚詫于當時社會背景下每個人物的做法,與當下形成巨大的反差。雖時不我待,但我亦予之,不圖私利,那種忘我、珍惜與相互尊重彌足珍貴。

    (一)北京·夜奔

        1981年冬,中國北京,某部招待所。外出晚飯后,我閑閑地踱步返回客居。進得大門即感到出奇地安靜,沒有往日的喧囂,工作人員個個輕手躡腳。有人告訴我有客來訪,已在收發室等候我一個多小時。收發室內坐著一位老者,邊上站立著一位中年漢子。老者,被招待所領導稱為“某書記”,巋然地默坐著,露著戚然的表情。

        中年漢子說,老者的夫⼈患晚期食道癌住在協和醫院,將于明早手術切除,現在想請我到醫院出診,看看能否想些其他辦法。此時,老人開口說,須拜托你和我們一起乘公共汽車,我自己就是坐公交車來的。因為今天我聽到有關你的介紹和消息時已經比較晚,司機下班了,而且這是我的私事,不方便動用公家配給我的小車。但你的車資由我出。

        公交車擁擠,三人站立著,搖搖晃晃,一路無話。我暗自思量,晚期食道癌患者在協和醫院明天手術,我去有什么用呢?應該是對患者與家屬多作精神支持,鼓勵他們與醫院配合,并沒有其他事情可做。

        三人一行,步履匆匆,幾經轉車,到醫院時天色漆黑。一間平房,是單人病房,周圍花木扶疏,環境清幽,門口一盞燈,燈下有一張紙,依稀辨認出寫著患者姓名、確診病名、明天手術時間和醫生名單。房內已有多名探望者,一位身著病號服的年長婦女和我交談,介紹了她的病史,展示X光片上顯示的碩大腫塊。

        望聞問切,循例進行,但切脈時卻發生了十分離奇的事情,這位老婦⼈的脈象表達出食道非常健康,根本沒有食道癌,這不禁讓我大吃一驚,當然,也讓我立刻精神一振,要搞清楚這個匪夷所思的古怪事。當此情景,相信沒有任何醫生會掉以輕心。再三再四地望聞問切,屏息,凝神,仔細地用心地體會著指下脈搏所表達的細微信息,代表食道的脈象部位的確毫無異常,說明食道健康正常。兩千年來的中醫學一再告誡我們,不能僅僅依靠脈象來判斷疾病,但是,一個晚期食道癌竟然在脈象上毫無反眏,天下絕無此等事理,這是不可能的!

        這是一例誤診!我遽下斷定。

        現在的問題是:如何解釋X片上那個碩大地食道腫瘤呢?患者的脈象指示:這是一位賁門炎患者。此時我已豁然明瞭:一位嚴重的賁門炎患者,因為吞咽困難而接受食道檢查,拍照時需吞食鋇劑,以致賁門受到刺激而引發賁門與食道的嚴重神經痙攣,食道抽搐、扭曲、變形,就可以拍出這樣一張貌似食道腫瘤的照片。

        當我把我的診斷告訴大家時,病房內所有的人都以驚愕的目光看著我,一言不發,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唯獨那位老婦人情緒振奮,一再說她沒有癌癥,一定是醫院搞錯了,表現得精神矍鑠,中氣十足。

        在這個病例的診斷過程中,我雖然應用了中醫的基本方法“望聞問切”,但在病理分析中,中醫的“陰陽五行”“八綱辨證”卻毫無用武之地;現代醫學的影像學檢查,清晰地顯示出病灶部位和形態,但卻無言且冰冷地引導著你誤入歧途。而我作為西安交大力學專業畢業生,當時任西安交大“生物力學”的主講教師,對于固體材料在受力狀態下的各種變形,早已司空見慣。這張X光片,是一根粘彈性厚壁管一食道的扭曲與畸變,作為活著的人體器官,它承受著痛苦與磨難,但卻無人能夠聽懂它的哀泣,唯有我。我用短短的三十分鐘廓清了這個病例,但卻完成了中西醫學與工程力學千年難遇的相逢,在這個偶然的機遇中,力學承擔了關鍵的角色。

        我在一張紙上寫下我的診斷和治療意見,隨即告辭。夜已漸深,還是那位中年漢子送我到住處,并代付車資。他告訴我,這位老書記剛剛聽到別人講我的故事,沒有顧上吃晚飯,立即帶著他直奔公共汽車站,因為聽說我即將返回西安,索性就等在大門口。我這次北京之行是專程到部力辦理赴美手續,1981年,出國是一件極為復雜的事情,所幸收續完成,明早返家,整理行囊,出發在即。

    (二)西安·小酌

        在學校有一件共作需要掃尾,就是為我自己編寫的《生物流變學》作最后一次校對。這天傍晚從印刷廠返家,見蘇莊校長家的阿姨等在門口,告訴我說,蘇校長想喝酒,她炒了幾碟小菜,但今晚校長是一個人,想叫我去陪陪,說說話。

        我在交大上學時蘇莊校長是學校主要負責人之一,后調任天津大學校長兼黨委書記,文革期間被打成走資派,文革后重新任命為西安交大黨委書記,其時我的父親戴希圣也回到西安,兩位老人時有來往,不時在一起小酌聊天,但我從不參加,有時會為兩位老人傳話,那個時代電話還不普及。而這次老校長是叫我去,不太尋常。

        蘇莊校長剛從北京開會回來。北京市委書記處書記劉導生是他久未見面的熟⼈,專程興沖沖地趕到會場告訴他說,你們西安交大一位教師昨晚到協和醫院為其夫人看了病,并請校長轉告我,我的意見完全正確,病人第二天早晨就出院回家了。蘇莊校長本就是慈眉善目,這時更是笑得合不攏嘴,看得出來他很得意。

        我在想,如果那晚我不出現,會是什么結局呢?在當時,那可是要鋸開后背,永久去除至少兩根肋骨的大手術啊!

        蘇莊校長好奇的是,他們如何能在北京市茫茫人海中發現我。其實,是教育部工作人員將我的消息通知給多名大學校長和一些部委首長,讓他們來看病。另外,我猜想與前一晚發生在招待所的事情也許有關。那晚,一個女人的哭聲震驚了整棟大樓,我在下文會介紹這件事情的始末。但讓我注意的是,這位市委書記,“一二·九”運動的北京大學學生領袖,文革前中國社會科學院主要領導人,為什么會毫不遲疑地去教育部出國人員中找一位年輕的大學生物力學教師、中醫師,那時他絕對不可能期盼這樣的結果。

        當時,我從老人的眼睛里看到了幾近絕望的巨大悲痛。從殘酷的戰爭到文革遭罪,夫婦二人生死與共,此時,老伴被醫院宣布為不治之癥,他要抓住任何一絲可能的希望,要為老伴拼命做到一切可能的事情,哪怕最終是無用的。

        夜晚的冷風中,一位年老的北京市委書記帶著他請的醫生,在偌大的北京市奔波,疾行,擠公車。這樣一幅畫面,已不可能再在今后的歷史中重復出現了。

        而正是由于他這種在絕望之中不言放棄,盡最大努力到最后的堅持,直至找上了我——一個教著生物力學的中醫師,這種幾率實在太小了,最終卻引發出了所有人都不可能預料得到的喜劇結局,在千鈞一發之際,使他的夫⼈免于成為刀下冤魂。冥冥之中,老天注定,命也,運也!

    (三)午夜·女人的嚎哭

        這本來只是一例疑難病癥的治療,但是因為患者在情緒激動時的沖動行為,上演了只有在老電影和舊小說中才能出現的情節,成為街談巷議的談資。

        那天訪客盈門,大都是北京各高校和各部委文革后復出的老年人,送走最后一位時已經晚上十二點了,這時有人告訴我,門口還有一位患者,在傳達室里間的值班床上躺了四個多小時,在等著我。這是一位中年女醫生,就住在這個家屬院,是教育部一位職工的太太。她患嚴重的眩暈癥已經好幾個月,其嚴重的程度已到不能睜開眼睛,一旦睜開眼睛,便天旋地轉,更談不上走路,只能扶著墻壁慢慢地站起來。經過數月的檢查和治療毫無結果。檢查是認真的,已經把所有可能引起眩暈的疾病都做了排查,沒有任何發現,最后懷疑患者是否有腦瘤,腦瘤可以引發眩暈,這應該是合理懷疑。醫院下一步的做法便是開顱檢查,但是,這有一定的危險,病人必須簽署生死狀。

        幾個人將她扶出坐到了我的對面,她面色蒼白,形容憔悴,雙目緊閉,須別人扶持方能坐住。望聞問切,循例進行,脈象指示此人項部不適,使我想起頸因性眩暈,常常是因頸部神經及軟組織發炎而引發眩暈,不反眏在血液檢查或眏像檢查中,主要依靠醫生的經驗,用雙手在患者頸項肩部仔細觸壓來檢查,有經驗的醫生往往可以在很短的時間獲得結論,而這類病人被耽誤多是因為主治醫生缺乏這方面的知識。

        當我觸壓到頸部一個特定點時,指下有異常感覺,用力壓下,患者有強烈反應。接著,她慢慢地睜開雙眼,慢慢地轉動脖子,向四周張望,然后喃喃自語說我不暈了,再接著,她慢慢地站起來,慢慢地移動腳步,由于幾個月臥床,她顯然已經懼怕走路了,我鼓勵她大膽,看著她在房間里走了幾圈,大家都為她高興。

        然而,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這位女醫生忽然仆倒在地,對著我連磕響頭,嚎啕大哭,那是午夜一時左右,整棟大樓的客人全被驚醒下樓,傳達室和走廊擠滿了人,幸好這棟樓的住客是各地高校的出國人員,沒有小孩和老人。這樣一鬧,大家睡意全消,索性集聚聊天,人們說這情節只在⼩說上看到過,想不到會真的發生。大家索要了我的通訊地址,有的人長期和我保持書信聯絡。后來,教育部一位處長告訴我,這位女醫生經過一段理療后,安然痊愈。

        【后續故事】

        《北京的最后一位病人》是我的一篇隨筆,講述了多年前的一個病例。我將這篇隨筆投稿給華夏文摘,網站刊登于2021年5月02日,獲得一些讀者的關注。由于華夏文摘網站的影響無遠弗屆,文章在國內廣為流傳,竟然傳播到這篇文章的主角——當年的北京市委書記劉導生的家中,劉書記以101歲的高齡故去,但夫人高勵依然健在,在北京的女兒將此文轉發給美國南加爾灣居住的G先生,拜托他尋找當年讓她媽媽免受開刀之苦的戴醫生。G先生不負朋友所托,找到我的電話號碼并留下彔音,兩天后我聽到了這段錄音,于5月7日晚8:24發去短信,幾乎同一時刻收到G先生的回信。

        四十年后的回響,似真似幻,幾多驚喜!在故事中品嘗人生況味,感慨良多!時光如白駒過隙。我已從壯年而老年,人生的起承轉合,高潮已過,已是道山在望,歸寂地漸行漸近,而在人生最后一段行程里,竟然能將四十年前的一段巧合,再續緣分,豈不令人稱奇乎!5月9日上午,G先生和我敲定5月16日上午十點左右會面。

        2021年5月16日,南加州難得的涼爽天氣,正是我和家住尓灣的G先生約定會面的日子,多日以來,我們雙方都在期待著這一天,是為著要將四十年前的一次意外邂逅繼續地演繹下去。

        G先生不僅帶來了北京劉女士的問候,也幫助我和劉女士建立了直接的微信聯系,還轉送來一個美篇鏈接,是劉老夫人百歲的紀念像冊。

        我在寫“北京的最后一位病人”時,對于要不要寫出相關人物的真名實性頗費躊躇,一般而言,作者有為文中人物保守隱私的義務,但是想到劉導生書記曾任北京市委書記、北京市政協主席、中國國家語言文字委員會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黨委書記等等重要公職,屬于公眾人物,應該可以公開。另外,就這篇文章的內容而言,公開當事人的姓名似乎很有必要。而“協和醫院”是一定要公開的,這事情如果不是發生在協和醫院而是發生在某一個鄉鎮衛生院,就沒有必要寫這篇文章了。正因為事情發生在最不應該發生的地方,才使得四十年后提起這件事情,仍然會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那年西安交大蘇莊校長告訴我說,醫院的醫生對此有一個解釋,說同意我的看法,估計是神經痙攣形成的假象。蘇莊校長和劉導生書記對這一解釋似乎都能接受,并沒有任何責難的意思。四十年前的醫患關系和現在真的不一樣,人們體諒醫生的良苦用心和力所不逮的困境,更何況是劉書記這樣的人家。

        我和G先生都覺得,劉導生書記在手術前一個晚上找我到醫院來,是一件十分費解的事情,按照常理他應該緊張地應對明天手術。我和G先生都猜想他可能有了什么感覺,才會有這樣的舉動,而正是由于這一舉措,才使得事情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這一步是整個事件的關鍵。而推翻這一誤診,其實只用了切脈技術的基本功,還沒有用到脈象學中的其他繁復內容。

        “比較法”是人們認識事物的基本方法,也是中醫學習脈象技術的必由之路,所謂“先識常脈,而后知病脈”,即是說,中醫必須通過切脈認識正常人的脈象,必須長時間地對大量的各式各樣的正常人的脈象體查、熟悉、熟記,不斷地和各種病脈作對比,體察常人之脈所具有的共同韻勢,這是基本功,在這個基礎上,才可能分辨脈學里所講的諸多內容。當時我應指而知劉老夫人具有常人之脈,這就使我立即警覺到事有蹊蹺;我再三確定她當時是常人之脈,就肯定了這個晚期食道癌的結論是大錯特錯。任何人都知道,晚期食道癌必然會對患者健康造成嚴重傷害,必然會對患者脈象產生強烈地沖擊和改變,是決不可能保持平常之脈的。這里不需要用到什么復雜的理論,沒有什么神秘的東西,至約至簡,回歸基本,僅此而已。這就要求醫生要有扎實的基本功。唯有基本功扎實才能成竹在胸,而不會游移不定。同時,對醫生的心理素質也是一個考驗,如果醫生不是執拗且強硬地直面事實,而是人云亦云地瞎嚷嚷這家醫院有多少洋玩意兒,因而不可能出錯等等,這就離題八丈,如果左顧右盼,豈能心無旁騖地體察,豈能斬釘截鐵地下斷語?

        由于G先生的幫助,我收到了劉女士的謝詞,她說“您救了我媽媽,不知怎樣感謝您。希望你來中國時,一起見見面。您挽救的人已百歲,仍精神矍鑠健康地生活。”。說真心話,我應該感謝他們讓我有幸參與到這個故事中來,在我的職業生涯中,這無疑是一次嚴肅的大考,如此情節跌宕起伏、悲喜劇兼具的故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當然也希望這樣的故事以后不要發生。

    北京劉女士和她逾百歲母親

        昨天我和劉女士有了第一次視頻長談,一見如故,毫無違和感。她談到了國內中醫界一些不盡如人意的現象,表達了憂慮,其中之一是虛假廣告的泛濫,已使得像她這樣原本篤信中醫藥的人,不得不心生警惕。而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以前,這些是不存在的。中國的農耕社會延續兩千余年,雖然期間戰火頻仍,政權更迭不斷,但醫藥行業依附于傳統文化與士紳階層,始終恪守誠信與清白。近些年來連續揭露的假醫假藥、醫院斂財和見死不救等現象,是以前的人無法想象的;而毒奶粉和假疫苗等大規模的惡性事件,駭人聽聞,更是歷史上絕無僅有的。這給政府的管理提出了嚴峻的問題,首要是立法與執法。我和朋友以十年之力編寫了《美國FDA風云史》一書,目的就是介紹美國政府對食品藥物的立法執法過程和成功的管理經驗,希望對國內的發展有所助益。

        我也談到了我的求學經歷。在我上學的那個時代,一些人家會讓小孩子讀百家姓、三字經、千字文等,作為寒暑假和星期天的補充教材,我和他們一樣,但我多了一本《醫學三字經》。十三歲時粗通文墨,停學一年專習中醫;十七歲時中學結業,停學一年專習中醫,當時的初衷就只是為了學得一門謀生的手藝而已。至此,若以學習的時數和內容而言,大致相等或超過了普通四年制醫事學校。十八歲時正是上學的年齡,打算參加全國統一高考,中醫院校自然已不在選擇之列,但自己對學校和專業的選擇并沒有明確的意愿,那時也沒有人生規劃和升學顧問這一行業。報名時到各個政府部門辦理手續,領表、填表、蓋公章,在區政府辦事時聽到邊上有人在議論,說陜西最難進的大學就是交大,交大有個數理系是搞飛機火箭的,最難進。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這一通議論對于一個十八歲大男孩,卻是具有致命的吸引力。我出于好奇隨即在第一志愿報了交大數理系,就這樣進了交大數理系力學專業,不經意地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

        往事只能回味,而回味會讓人心中五味雜陳,因為逝者不可追,悲哉?幸哉?請看:“夜晚的冷⻛中,一位年老的北京市委書記帶著他請的醫生,在偌大的北京市奔波,疾行,擠公⻋。這樣一幅畫面,已不可能再在今后的歷史中重復出現了。”

    本文作者戴克剛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其余來自網絡,在此致謝。

        【讀者微言】

        李連源:

        從收到朱文杰老師轉給我此文始,我便被戴先生的精湛醫術和傳奇故事所震撼!我驚詫于當時社會背景下每個人物的做法,與當下形成巨大的反差。雖時不我待,但我亦予之,不圖私利,那種忘我、珍惜與相互尊重彌足珍貴。

        朱文杰:

        西安藏龍臥虎,厲害了西安人的戴克剛。我年幼時家住西安土地廟什字的戴克剛之父戴希圣給我治過病,就夠神奇了!真正是“老子英雄兒好漢,父子兩代皆神醫”。

        永生:

        一位比部長地位還要高的多的北京市位書記,為了一位普通患者免于成為刀下冤魂,帶著他請的醫生,寒夜、頂風、擠公交,這樣的一幅畫面,已不可能在今后的歷史中出現。

        走進醫院大門,不問青紅皂白,劈頭蓋臉先給你開一大堆檢查單,這些已是當今看病治病中司空見慣的事了,戴克剛醫生依靠豐富的醫療診斷經驗,而不是依據大檢查單甚至開顱來治療疑難病癥,這樣有良心靠技術的醫生同樣也是在社會上很難出現了。

        國家需要這樣的市委書記,百姓盼望這樣的生命天使。

        大山:

        這里說的都是有一定地位的人,他們才有這樣的機會,起死回生的機會,尋常百姓又在哪里能找到這樣的機會呢?我們的中醫,千年傳世,現在又還有幾人呢?本人相信中醫,在一些中醫院遇到一些中醫把脈時,邊給你把脈,邊和別人交談,分分鐘搞定……哎!愿中醫早日崛起。

        老郭:

        中醫能治病,治愈病,這是不爭的事實。我的一位患癌癥的親人就經戴先生治后已生活近二十年,目前尚好。謝謝大醫大德!也希望中國能重顯中醫的光輝!

        西大街游民:


        身患胃食管返流病,十多年了,天天擔驚受怕哪天癌變!

        芳齡永繼:

        西安人,戴克剛,精湛中醫,值得發揚,很想認識,我的未婚妻也有許多疑難病癥,加拿大沒有太優秀的中醫,近期準備回國住院中西醫調理,很希望能夠拜見戴醫生。

        安然:

        我爺也是老中醫。民國衛生部負責(留日生余云岫~記不清名)刻意打壓中醫,影響持續……孩提時雖崇敬中醫,隨著時勢,后耒淡然了?挂邔嶋H上是為中醫正名,這篇文章又一次證明祖國醫學幾千年的傳統和博大精深。期望中醫人才濟濟,復興強盛!

        愚人老趙:

        戴克剛,一個拐彎抹角的“熟人”,在生物力學和中醫臨床都有頗為深厚的造詣。其父曾是一代名醫,其精湛醫術無疑師承家門。幾則小故事樸實無華,娓娓道來引人入勝。

    版權聲明:
    * 本站所提供的資源部分來源于互聯網,可能受版權保護。
    * 雖然您可以找到這些圖像,但除了可以在網頁上查看或下載之外,我們并未授權您將這些圖像用于其它任何用途。
    * 因此,如果您需要使用本站所提供的圖像,我們建議您先與原作者聯系并征求同意。
    * 本站所有的資源均為免費自由下載,目的是讓大家學習和交流。
    * 由于收集過程中幾經轉載,所以很多作品的原作者不詳。
    * 如果本站的資源使用了您的作品,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的注明。
    * 如果您不愿在本站展示,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 由于將本站資源用于商業用途而引起的糾紛,本站不負任何責任。
     
     
     
    金牌欄目推薦  
    提供給學校和家庭,
    專業可信賴的教育教養解決方案。
    談治校之道,
    論教育改革。
    致力與準新人建立溝通平臺,
    及提供最全面的結婚信息。
     
     
     
    尋求報道
    聯系我們
    公眾號

    掃一掃
    及時獲取新聞資訊

    新聞熱線
    134-8810-4732

    返回頂部
    關于我們  |  內容合作  |  商務合作  |  合作媒體矩陣  |  聯系方式
    陜公安備案號61010402000088
    陜ICP備15011396號-4
    Copyright © 2010-2022 www.404areacode.com 陜西青年網 All Rights Reserved
    18禁男女污污污午夜网站免费暖暖
  • <legend id="y4u4s"><wbr id="y4u4s"></wbr></leg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