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y4u4s"><wbr id="y4u4s"></wbr></legend>
     
    首頁 觀察 經濟 文化 生活 健康 科教 婚嫁 體育 生態 安全 媒介 農業 創業 青聯
     
     
    重讀《病人崔永元》了解小崔與《手機》的恩怨
    來源:人物周刊  作者:秦青 時間:2018-06-06 閱讀: 295
    所以我在最困難的時候,總是愛找他,總是希望他能幫助我一下,甚至都有依賴的心理。


    2005年第34期封面

      最近,崔永元因為《手機2》與馮小剛、劉震云和范冰冰又“掐”了起來。2005年,離開《實話實說》、在《手機》“事件”后,從抑郁癥走出來的崔永元第一次接受媒體采訪,與本刊記者易立競進行了長達七小時的長談。重讀此文,會讓你深度認識崔永元,了解小崔與《手機》的恩怨。

      《超級女聲》的那些評委一塌糊涂

      人物周刊: 先求證一下,“收視率是萬惡之源”這句話確實是你說的嗎?

      崔永元: 那天通知我去開一個播音員和主持人的會,去了后看到標題,才知道是《抵制庸俗化》。這個會我可以參加,我有話要說,我也想聽聽別人的說法。

      “收視率是萬惡之源”這個話不是我說的,是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研究所的時統宇說的,他是很有名的媒介研究者。他講這話時,既有前提,又有論據,而不是喊口號。我說不是我說的,沒有推卸責任的意思,我是堅決同意他的這一說法的,我今天可以在這個場合正式說這話:收視率是萬惡之源,沒有問題。

      時統宇準確的意思是片面追求收視率會造成很壞很壞的影響,他說之所以出現電視節目低俗化,是收視率鬧的鬼,所以“收視率是萬惡之源”,表述得非常清楚。他說這話時,我注意到現場有很多記者,大概20多家媒體,他們在那兒聊天,發短信,沒有一個人在認真聽,當時我就想,可能會出問題。

      那天兩個人的發言最精彩,一個是時統宇,一個是清華大學的尹鴻,他們的發言對我們從業者是最有幫助的,但是后來的報道幾乎沒有他們的聲音,都是我和李詠、朱軍的。這就是媒體的問題了。多萬惡啊你說,一個很好的學術研討活動,那么多明確的、清晰的、真實的觀點,最后給描述成一個批判會、批斗會,這不萬惡嗎?非常萬惡。

      人物周刊: 你覺得《超級女聲》庸俗嗎?

      崔永元: 那天時統宇也只說了一句:《超級女聲》這樣庸俗的節目,對電視節目的健康發展是不利的。我記得大意如此。為什么不利,他沒有解釋,因為當時會議快結束了。在我、朱軍、李詠3個人的發言中,好像我跟朱軍提了,李詠沒有提。我提的是,比如央視十套《人物》、《探索·發現》這樣的節目,它的收視率是沒法跟《超級女聲》比較的,在那之前我還有很長的鋪墊,講什么是公共電視,什么是商業電視。我認為我那天的發言真的非常好,是我人生發言史上的一個里程碑(笑),但是都給寫成那么亂七八糟的東西了。大概過了五六天,好幾個朋友問我,你為什么老攻擊《超級女聲》呀?我就回想我怎么攻擊《超級女聲》了,可能性很小啊,因為我都沒有看過《超級女聲》,我從來沒有看過《超級女聲》。


    《超級女聲》分賽區現場 圖 / 姬東

      人物周刊: 你沒說過《超級女聲》庸俗?

      崔永元 : 我當時就是說,像《人物》、《探索·發現》跟《超級女聲》這樣的娛樂節目做收視率比較是不公平的!冻壟暋窡o疑是娛樂節目,嚴肅節目和娛樂節目是沒法比收視率的。

      有很多因素會影響節目收視率的。比如《焦點訪談》和《新聞聯播》。對全世界的電視臺而言,晚間7點到9點檔,都是高收視率時間(中央臺的廣告收入絕大部分是7點到9點掙的,而且都是一套節目掙的,其他那么多頻道,那么多時間掙不了幾個錢)。如果你把《焦點訪談》安排到凌晨1點半,它再尖銳也沒有現在這個收視率,這是毫無疑問的。離黃金時間越近,你的收視率就越高。

      人物周刊: 你后來仔細看過《超級女聲》嗎?

      崔永元: 人家老說我罵《超級女聲》,后來我就看了10分鐘。這個時候不能退,男人不能退啊,不能說“我沒罵過《超級女聲》,對不起我特別喜歡《超級女聲》”,我才不是那種人呢。我看了10分鐘,確實不好,節目不好,就可以罵,沒有問題。

      我覺得那些女孩想唱歌想表演,青春活力,特別可愛,但那些評委一塌糊涂,我都不知道他們有什么資格坐在那兒指手劃腳。如果你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你可以告訴她們應該怎樣;為了活躍氣氛,你也可以開些善意的玩笑,作為娛樂節目都是可以的。但是他們在說什么呢?我認為一定程度上他們是在侮辱人家,甚至有評委說你多看她兩眼就會愛上她。下面觀眾哄聲四起,我認為非常惡心。你怎么可以在大庭廣眾之下說這個話呢!

      又回到了我在會上發言的話題:什么叫公共電視?什么叫商業電視?我認為目前中國所有的電視都是公共電視。公共電視就是一個公共平臺,收看不受限制,任何人、任何時間都可以看。電視機前還有很多不接受《超級女聲》理念的人,包括孩子,他會問為什么看兩眼就會愛上這個姐姐呢,愛上是什么意思呢。

      國外這種純商業節目,都有個告知的義務,你愿不愿意參加?如果愿意,你可能遇到如下問題,這個節目將給你帶來什么后果。參與者要有知情權,甚至要簽合同。在做《實話實說》時,我們也沒有規范,不簽文本什么的,但是我們都會告知。很多人第一次上電視,可能不清楚媒介的力量。在國外,這是用法律界定的,比如BBC,我們國內是靠道德。顯而易見,《超級女聲》連這個都沒做,那些評委想說什么他們自己都不清楚。

      人物周刊: 一定要在區分了商業電視和公共電視之后,才能討論《超級女聲》嗎?

      崔永元: 一定要這樣,否則《超級女聲》的事兒永遠說不明白。公共電視,它有非常嚴格的責任,這個責任就是:教育。我們看到“教育”這兩個字時很刺眼,因為中國觀眾現在最煩的就是“教育”,說你教育誰啊,你就讓我們高興就行了。但是國外的公共電視起的就是教育作用,宣傳民族傳統、民族文化,表述各黨派政策,不做評論,他就干這個事,服務人民。

      我們這兒沒人研究商業電視,為什么?因為商業電視不用研究,商業電視和任何商品的銷售都是一樣的,就算投入產出,就算利益最大化,只要能多掙到錢,又不被人抓到尾巴,那就是商業上最大的成功。賣襯衫是這樣,賣襪子是這樣,賣電視節目也是這樣;剡^頭來說《超級女聲》,如果它是商業電視臺的一個商業節目,任何人都不要說三道四,管得著嗎?賣得好就是好;如果它是公共電視平臺播出的一個節目,那就不止罵,必須要封掉。

      人物周刊: 我們國家現在沒有這樣的區分。

      崔永元: 對,那天討論會我說的就是這個事:為什么嚴肅節目收視率低會被攻擊?娛樂節目收視率高會被攻擊?弄得電視人沒法做。我認為我們首要的工作是把電視臺劃分出來,分清楚誰是公共電視臺,誰是商業電視臺。我們有沒有公共電視臺?有沒有商業電視臺?比如中央電視臺,我們都認為它是公共電視臺,但是它的資金來源是廣告收入,這叫什么公共電視臺呢?你說它是商業電視臺,我們想做很多掙錢的節目,沒人同意我們做,得臺里立項,上級批準才可以,哪有商業電視臺是這樣運行的呢?在體制不理清的情況下,無論你是做嚴肅節目,還是做娛樂節目,都會面臨種種困惑。我當時希望解決的是這個問題,被媒體描述成我攻擊《超級女聲》。

      人物周刊: 你不承認《超級女聲》有非常高的收視率?

      崔永元: 我不承認。如果說它收視率高,你一定要把最科學的數據拿給我。我去過日本,我專門看過它的調查公司,日本人口1億多,它的收視儀有一萬一千個,一萬一千個收視儀!我們也做過測試。而我們的樣本采集少則500個,多則2000個,用這么少的采集量來推論十幾億人口的收視口味和收視率!既然大家覺得收視率重要,就要花力氣去做,一邊覺得它重要,一邊又不用科學態度,對不起電視制作人,也對不起觀眾啊!

      人物周刊: 好像有數不清的人在看《超級女聲》,你不怕你這樣的批評是“站到人民的對立面”嗎? 

      崔永元: 我不怕,首先我不覺得站在人民的對立面是件壞事。我清楚地記得,當時黨代會表決開除劉少奇黨籍,只有一個人投了反對票,只有這個人站在人民的對立面,后來的歷史證明他是正確的。我對公共電視和商業電視的評述,將來終有一天會證明我說的是對的,這不是《超級女聲》節目本身的問題,而是我們的體制問題。其實我也為《超級女聲》的操作者鳴不平,因為在本土將一個外來的商業概念實驗成功是非常不容易的。

      人物周刊: 不容置疑的是大家都在談論《超級女聲》。大眾的喜好有那么可恨嗎?

      崔永元: 我認為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超級女聲》很好看,所以街談巷議都是這個話題;第二,是《超級女聲》操作過程中出現的事情多,議題操作得多。

      比如說我投資5萬塊錢,就可以讓《電影傳奇》成為街談巷議的話題。為什么?只要崔永元在拍攝《電影傳奇》的過程中,每兩天出一個緋聞,那《電影傳奇》就是街談巷議的議題。這些東西是可以操作的,沒有問題。

      人物周刊: 現在央視欄目的生存是否也是靠收視率決定?

      崔永元: 如果你問主管領導,他們都說不是,有觀眾評價,領導評價,還有成本回收是否成比例等等。他們說很多,但是節目制作者感受到的,只是收視率。收視率低,你就沒有什么資格說話。


      我反對的是公共電視庸俗化

      人物周刊: 你是否給電視賦予了太多的社會責任?也許大家今天更需要的是開心和娛樂。

      崔永元: 我女兒快9歲了,看到我天天這么難受,她也不是很開心。我不在家時,她在看美國、日本動畫片,我回家了,她說,哎呀爸爸回來了,咱們看爸爸喜歡的節目吧。那天晚上國家地理頻道連續播放了兩個紀錄片,其中一個講海洛因,講美國毒品市場的演變過程。這是個非常嚴肅的節目,又用了非常好看的方式,但看這個節目時,我女兒又說爸爸咱們不看這個行嗎?為什么呢?因為里面有很多血腥場面,販毒、殺人、毒癮發作,她受不了。一個嚴肅電視臺的嚴肅節目里都有孩子不能接受不能容忍的鏡頭,何況商業電視,那種無節制的所謂娛樂?

      人物周刊: 前幾年你就開始炮轟中國電視節目的庸俗化了,現在看來,我們的電視節目是更庸俗了,還是相反? 

      崔永元: 越來越多了,不可抑制,庸俗到頭了,要復蘇了,很可能向嚴肅這個方向復蘇,如果復蘇不了,就會往荒誕這個方向走了,已經到頭了。我沒反對庸俗化,大家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我再明確表述一下,我是反對公共電視庸俗化,F在大家都不界定清楚,所以老瞎爭,一點意義都沒有。如果我做商業電視,我做的節目會比他們庸俗得多,我有好多招呢。做商業電視,我只會考慮市場效應,不會考慮其他事情的。如果這個前提不解釋清楚,我覺得大家永遠是亂打一氣,一點意義都沒有,對誰都不公平。

      人物周刊: 你覺得電視節目的庸俗到頭了,你能舉個例子嗎?《超級女聲》可以作為例子嗎?

      崔永元: 說實在的,我就看了10分鐘,我還不敢說它是最庸俗的。我們臺一個主持人在做談話節目,采訪一個藝術家,這個藝術家很投入,很忘情,主持人也在現場號召大家向他學習。出來后他跟我說,這傻B真配合今天。我說過,有些人根本不配當主持人,他們沒有這樣的人格。但是觀眾看不到這些,比如,策劃會上有人會說,這丫呢,挺聰明的,咱們得找點招,弄弄丫,設點圈套,這叫策劃會。討論會上又有人說,這種傻B以后不要讓他來了,找他又費勁又不討好,還不如做做流行歌星什么的呢。做流行歌星時,會跟他的經紀人談,經紀人說你能不能這樣,能不能那樣,他說行,那你能不能給我們點錢,如果你給我們節目組5萬塊錢,我們還可以在現場推銷一下你的唱片。好多好多,我下次再亂說時,我就給你揭行業黑幕:一個電視節目是怎么做出來的!一部電影的票房是怎么統計出來的!我都有數據和證據。我在看這個節目時,他(那個主持人)在哭,我就嘔吐。真惡心,太惡心了!觀眾不知道,全蒙在鼓里,大家所說的人民,被他們像傻B一樣對待,你知道嗎?我們心里怎么能踏實呢?

      人物周刊: 這是你絕對不能容忍的?

      崔永元: 一個電視節目主持人,尤其是談話節目主持人,他的節目的人格,節目組的人格和這個主持人的人格應該是統一的。尤其是節目是好的人格,他是壞的人格,這是不能接受的。

      人物周刊: 可以用你的這個標準衡量央視嗎?

      崔永元: 在央視就不要提這樣的要求,奢望。

      人物周刊: 在哪兒能用這樣的標準呢?

      崔永元: 到哪也不要提這樣的要求。BBC,NHK,也許可以,但他們也有問題,只是比我們好得多?茖W家販賣人口,博士剽竊別人的論文……我確實是悲觀的,我已經無數次重復我的悲觀了。


    青年崔永元 圖 / 受訪者提供

      人物周刊: 節目是否低俗,標準是什么?應該由誰來制定這個標準呢?

      崔永元: 如果是公共電視,這個標準是可以制定的,我給你準備了些資料,你可以看,非常清楚,什么是低俗,制定得非常明確。商業電視的標準無法界定,比如花花公子臺,我們怎么能評價哪個節目好呢?做愛時間長,姿勢多,就是好節目嗎?《超級女聲》該用哪個標準呢?不知道,我們根本不知道湖南衛視是商業電視臺,還是公共電視臺。

      人物周刊: 我們經常聽到一種邏輯,說一個孩子因為看了電視,開始學做壞事了,這是電視人的某種自大嗎?

      崔永元: 絕對不是。以低級趣味博取收視率,絕對不是公共電視的發展方向,勢必會造成惡果,如果我們假定國內所有的電視臺都是公共電視的話。因為已經有一些案例出現了。即便在公共場合討論這個問題,也有人反駁我,說那只是極個別的現象,整個社會還是平穩的,沒有因為電視受那么大的影響。我非常反對這種說法。我知道對社會來說,它只是極個別現象,但對這個家庭這個人來說卻是滅頂之災。中國的看客太多了。很多人都說,不就是一個孩子自殺嗎,那又怎樣?你想沒想過,如果他是你的孩子呢?你不會覺得問題非常大嗎?所以對公共電視應該有極高的要求。

      不光影射我,還影射和晶,怎么不讓人憤怒呢?

      人物周刊: 《手機》“事件”后,你一直沒有接受媒體采訪?

      崔永元: 大概一年了吧,我把手機什么的全換了,所以現在幾乎沒有媒體知道我的手機號,大概只有三個記者知道吧,即使這樣,還是經?吹綄ξ业“采訪”:情況可能分兩種,一是他(她)從別人的采訪里編一些,這個還說得過去,起碼是你的意思;有的就是瞎編,根本沒這事兒,也沒給我打過電話,沒提過這問題,我也沒有回答過,就編出一整篇“報道”來。

      人物周刊: 你說的公共電視和商業電視的區分,是不是有點像電影的分級制?

      崔永元 : 當時我批評馮小剛的《手機》,也是類似的討論,我認為是一次非常平心靜氣的討論,最后就被媒體渲染成人身攻擊,當時我真是焦頭爛額,非常難受,因為我的意思被無限曲解了,完全變成一個小心眼的人,特別沒有意思。我以前也說過這個看法,作為3級片來看,《手機》太差了,該脫不脫,該上床也不上床,那叫什么玩意?作為無限制級播放的電影,它也有問題,里面已經有性暗示等等,那是不行的。我是在探討這個問題,F在電影局在醞釀電影分級制,這就是進步。到那時候,我會大搖大擺地到電影院去看三級片了,你誰也說不著我什么,社會允許。

      人物周刊: 即使過去這么久,我還是很想知道,你當時那么憤怒是因為“嚴守一”影射了你嗎?

      崔永元: 那次我主要針對的是電影的分級制度。我當時說了,崔永元的生活可以比這個更糜爛,可以比這個更齷齪,但是藝術家沒有權利把它搬上銀幕,這是我的原話。也就是說,一個人的生活品性可以是墮落的,但是影視作品、公共作品,要對受眾負責,尤其是電影還沒有分級,男女老少都買票去看的時候,不能這樣做。我覺得那部電影是在美化婚外戀。

      人物周刊: 你還是認為《手機》對你來說是個兇險的圈套? 

      崔永元: 起碼讓我看到馮小剛的為人。我后來就跟他沒有接觸,我對他的評價還停留在《手機》之前跟他的接觸上。比如他請我到他家,給我包餃子,說想拍一個主持人題材的電影,不知道主持人的生活是什么樣,希望我給他提供一些好素材。我問他拍的是什么電影,他說是喜劇片。后來我把自己工作中的一些苦惱啊什么的都講給他了,他當時咬著手指頭聽,上映前一周我們倆還坐一塊吃飯,他說你看吧,你肯定喜歡這個電影。他給我講了這個電影的故事,把臟的部分去掉了。為什么?他心虛,沒說。等到電影出來我才看到,連那個主持人的接班人,都是他的情人。所以不光影射我,還影射和晶,怎么不讓人憤怒呢?和晶是個弱女子,我好歹還是個男子漢啊,我不拍案而起,誰拍案而起呢?既然說了,就說個明白,所以馮小剛的為人,電影分級制度,影視文化的價值取向全談了,但是后來媒體描述出來的是一場人身攻擊。

      人物周刊: 之后你沒有和馮小剛再聊過?

      崔永元: 沒有,他在報紙上說過一段話,但是我不記恨他,因為我不相信報紙。我說文藝作品起碼要對得起父母,對得起孩子,你不管其他的人,你得管自己家里的人吧。然后馮小剛說,崔永元說,一個作品要上對得起父母,下對得起孩子,這不是我對作品的要求。我說,MD,這人禽獸不如,連自己父母孩子都不顧忌,哪還能顧忌別人!真是禽獸不如!但是為什么我沒有對此發表言論?我不敢相信這是他說的,有可能是記者杜撰的,對吧。

      人物周刊: 當時大家都很明顯地感覺到你的憤怒。

      崔永元: 憤怒,非常憤怒。后來我還看了一些影片,比這個還要臟,還要惡心,特別特別惡心。社會在進步,為什么影視卻不斷墮落呢?社會往前走,他們往后走,我當然憤怒了?梢哉f,如果我們的電視臺都是公共電視臺的話,那我們的電視臺就是全世界最臟的公共電視臺;如果我們的電視臺都是商業電視臺的話,那我們的電視臺就是全世界最差的商業電視臺,又不好看,又掙不著錢!妒謾C》也吃了沒有分級的虧,如果有分級制,就敢拍露骨的鏡頭了,對票房大有好處。

      人物周刊: 國外影視作品也有影射或者直接批評名人甚至總統的,比如《9·11》,你怎么看?

      崔永元: 要看有沒有法律保障。在那之前我還打過一個官司,維護自己的名譽權和肖像權,那官司打得也是一塌糊涂,讓我體驗到了司法的腐敗。

      人物周刊: 名譽權的案子你贏了嗎?

      崔永元: 贏了。但是他們掙了3000萬,賠了我10萬,你覺得我贏了嗎?這個案子一個禮拜就可以結案,用了3年,你認為我贏了嗎?

      我們不能容忍在《實話實說》里說假話

      人物周刊: 你離開《實話實說》,和失眠抑郁有關,更主要的原因,應該是節目話題面臨瓶頸,越來越脫離現實、不痛不癢吧?

      崔永元: 對,非常對。這說明我們當時多么淺薄,認為我們已經引領了時代話語的風潮。我做的時候已經發現了,要不然我也不會自己退下來。

      人物周刊: 這是最主要的原因?

      崔永元: 對,根本不是實話實說,這里有政策和制度的原因,個人能力微不足道,無法逆轉,我們可以容忍《實話實說》說得不是那么精彩,但是我們不能容忍在《實話實說》里說假話。


    《實話實說》 圖 / 資料圖片

      人物周刊: 你離開《實話實說》后,收視率一路下跌,僅僅是因為主持人的原因?    

      崔永元: 沒有人能證明它的收視率一路下跌,我主持時用的是日歷卡調查方式,現在是收視儀,兩種不同的統計方式,無法比較。

      人物周刊: 但總體的印象是,《實話實說》不怎么好看了。

      崔永元: 一方面,這樣評價和晶、阿憶非常不公平,F在的《實話實說》是在近200個同類型的節目里競爭,而我主持時,只有一兩個;另一方面,我也認為他們做得確實不如我。昨天我還跟和晶討論這個問題,她說有一個觀點認為崔永元做的《實話實說》就是有意思,和晶的呢,則過分強調意義,所以就不好看了,沒意思了。她問我,“你是這么做的嗎?”我說,“不對,和晶。用‘有意思’的方式表達‘意義’,當然是最完美的方式,如果我們只能選擇一個,應該把意義放在前面,把有意思放在后面。”她說她明白了,也接受了。和晶目前的節目可能在“意思”方面欠缺一些,但“意義”方面肯定沒有什么減弱。


    崔永元與和晶在錄制現場 圖 / CFP

      人物周刊: 能具體評價一下和晶的表現嗎?

      崔永元: 女主持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矯揉造作,遼寧的黑龍江的,都說香港話,和晶沒有,不濃妝艷抹,得體,值得贊賞。還有一點,她的心理素質特別好,跟我不一樣,我那時像驚弓之鳥,聽到非議會緊張,她應對自如,她根本不在乎這些聲音,她才不管別人怎么說呢,這是她的優點,是我不具備的。

      人物周刊: 缺點呢?

      崔永元: 她生活中就是個比較中規中矩的、嚴肅的人,不愛開玩笑,可能大家會覺得沒什么意思。大家習慣了在《實話實說》中有意思地探討話題,如果不叫《實話實說》,改個名字,大家可能一下就接受了。

      人物周刊: 你給她的主持打多少分?

      崔永元: 在女主持人里可以打80分以上。

      人物周刊: 在《實話實說》里呢?

      崔永元: 勉強及格。

      人物周刊: 你怎么評價阿憶?

      崔永元: 阿憶不及格。阿憶是個特別好的人,我們很熟悉,他的文筆非常好,學識比我高,我很喜歡看他的文章,我一直在想,為什么阿憶的學識在主持節目時顯露不了呢?阿憶可能不適合做主持人,他就適合做學者,寫文章,做學問,給學生講課,當他面對鏡頭,還要化妝吹頭發,這些可能徹底摧毀他的自信心。我覺得生活中的阿憶是100分,鏡頭前30分都不到,差異很大。

      我跟阿憶開玩笑說,你看這本書我看3頁,我能發揮出5頁的內容,你看100頁,但你連個前言都說不上來。人和人有區別,他在口頭表達能力上可能有點欠缺。還有一點不好,就是他極力希望做到有意思。生活中他不是個特別愛開玩笑的人,很嚴謹,電視機前非要開玩笑,可能節奏就很難掌握。


    《電影傳奇》劇照 圖 / 資料圖片

      人物周刊: 你現在做的《電影傳奇》很接近你的理想嗎?

      崔永元: 《電影傳奇》特別近,它離我的理想特別近,只是不被市場認可,大家不覺得它是個好節目,這是個問題!秾嵲拰嵳f》人民認為它是個好節目,但是我覺得它離人民越來越遠,我每做一期就覺得離我的理想又遠了一步,這也是我自己不能接受的。

      《電影傳奇》就是干事,因為沒有人愿意干這個,費力不討好。中國電影100年,我們有多少關于100年的資料呢?我們采訪了1000多位電影人,其中幾十位現在已經離我們而去了,再也沒有他們自己的影像資料了,等到中國電影150年、200年時,只能到我們這兒來找到他們的資料了。我跟我的伙伴們說,咱們不功利,咱們做一個資料收集,采訪每個人都是從他記事開始談起的,說的跟電影毫無關系,但是我們把它完整記錄下來,我覺得這是有意義的,對整個中國電影史是有意義的。但是把自己累得半死,也掙不了錢,不盈利,也沒人說這個節目受歡迎。我也可以做《超級女聲》呀,我要去做主持比他們主持棒多了,我有這份自信。

      現在這個節目已經被中國電影博物館收為館藏作品了。據我所知,這是電影博物館惟一的電視作品,這就說明了它的史料價值,F在,起碼電影圈的老人,天天都在鼓勵我,每次我見到他們,都像摸自己兒子似的摸我的腦袋,說小崔,你干了一件好事,你幫我們干了一件好事,這應該是我們電影人自己干的,讓你給做了,我們得感謝你。他們對我特別好,還給我寄吃的,寄治病的藥,我特別感動。

      人物周刊: 你覺得自己在《電影傳奇》里的演技如何?

      崔永元: 我很敬業,但演技根本不值一提,我哪有什么演技呀?


    《小崔說事》 圖 / 資料圖片

      人物周刊: 《實話實說》、《小崔說事》、《電影傳奇》,你怎樣評價自己在3個節目中的表現?

      崔永元 : 《小崔說事》就不評價了,不值一提,挺隨手的,好像少年時候練過武,老年了再比劃兩下,這么回事!峨娪皞髌妗贩浅ゴ,將來總會有人寫它一筆的,它為百年電影做出了貢獻,真的可以這么說,一點都不覺得臉紅,也不愧疚。

      《實話實說》了不起,創造了一種全新的談話節目方式,但是美中不足的,它是模仿,實際上學的是美國《脫口秀》!峨娪皞髌妗啡澜鐩]有第二個,是我們自己的發明!秾嵲拰嵳f》頂峰時,我特別有成就感,覺得自己真了不起,我是中國第一號男主持人,后來才發現這個想法非常非常愚蠢,那只是在我們通往理想的過程中非常艱難地邁了一步,就誤以為自己成功了,現在想來真幼稚,還沒到青春期呢。實話說,《電影傳奇》真是讓我有成就感。


    《電影傳奇》 圖 / 資料圖片

      人物周刊: 你說過希望自己心態調整好了后,再殺回去做個嚴肅節目,是什么類型的節目?

      崔永元: 讀書節目!峨娪皞髌妗泛車烂C,準備做4年,現在已經做好3年的量了,很快就可以全部完成。我們還打算做《歌曲傳奇》系列,但也不一定能延續下去,因為這是個商業項目,臺里不投資的,很有可能沒有人愿意投資,或者沒有人愿意購買,就夭折了。

      人物周刊: 這個讀書節目做成的可能性大嗎?

      崔永元: 現在幾乎都沒有可能了,因為那時候嚴肅節目還有生存空間,有人喜歡看娛樂的,有人喜歡看嚴肅的,尤其是40歲以上的受眾群,F在是娛樂節目通吃,上到99,下到剛會走,大家都喜歡了,全民娛樂。

      人物周刊: 你希望自己做主持人做到什么時候?你會以什么方式告別這個舞臺?

      崔永元: 隨時可以不做。我希望我做的永遠是高品位、高格調的節目。但是如果電視臺不需要,那我掉頭便走。

      人物周刊: 人民可能不答應?

      崔永元: 做《實話實說》時人民把我捧上了天,我也沒樂暈了頭,對吧,現在又有人說我“站在人民的對立面”,所以我就從來沒在意“人民”這個概念,哪有人民呀,沒有人民呀,只有甲、乙、丙、丁,張三、李四這些具體個體,我希望了解他們的喜怒哀樂。

      我是難得一見的優秀主持人

      人物周刊: 你聽到過的對你最惡毒的評價是什么?

      崔永元: 罵我的很多,最惡毒的評價是,這小子會玩,既炒作自己,還不露痕跡,顯得很有學問,很有修養,很寬容,這是對我最大的傷害。真的,罵別的,比如他長得難看,沒有一個女人會喜歡;他早點死,死得越早越好,他怎么還不死,他老說自己要自殺,怎么還不自殺啊,快點啊——這些我經常聽到,我根本不在乎,但是剛才那個評論,我認為是最狠的,也可能說到了我的痛處吧。(笑)

      人物周刊: 你覺得你是一個優秀主持人嗎?

      崔永元: 是,難得一見的優秀主持人。

      人物周刊: 為什么呢?

      崔永元: 既有職業水準,又有良心,非常難得。我們的主持人總是缺乏這兩點,有的人有職業水準沒良心,有的人有良心不會主持節目,我是這兩點都具備一點,所以就顯得比較優秀了。談話類節目主持人的要求特別簡單,比娛樂節目,其他類型節目的主持人都簡單得多,因為談話節目主持人是真實地表現自己,所以你是什么樣的人,你就是什么樣的談話節目主持人,所以我說,可能談話節目主持人是最難選的。另一個角度來講,談話節目主持人也是最好找的,你只要會跟別人說話,你就能當談話節目主持人。這個事情就這么簡單。所以我覺得好的談話節目主持人肯定是個好人,有相對完美的人格,所以他才會有相對完美的談話。

      人物周刊: 你在談話節目中表現得很好,你覺得自己的人格也是非常完美的嗎?

      崔永元: 我還好,到現在我還在猶豫我要不要參加商業活動呢,我把好的機會都錯過了,我其實1996年就可以參加,但是到現在2005年還沒有參加,9年都過去了,損失了多少錢啊,你想想。

      人物周刊: 一個商業活動都沒參加?

      崔永元: 對,我一個商業活動也沒參加過,我損失多大啊,我知道我們的價碼。

      人物周刊: 現在是什么價碼?

      崔永元: 不知道,現在我已經二三流了。你到演出經紀公司去看看,非常好玩,他們有這些人的大名單,包括電話和價碼。只有我是空白的,沒價,因為我沒有參加過,誰也不知道我是什么價。所以我覺得我挺棒的,確實挺了不起的。

      房地產開盤、晚會、演出我都參加過,但我問心無愧,我就是一分錢都沒拿。我只參加過一個樓盤的開盤。那個樓盤的開發商很偶然地認識了我,讓我給他開盤,我說我不去,因為我從來不參加商業活動。后來他就跟我講他的理念,他說在深圳,如果他做大戶型,會特別掙錢,但是他做小戶型,都做一室一廳,兩室一廳,最貴的30萬,便宜的10萬都不到,是給深圳那些白領準備的房子,F在我們經?吹竭@樣的廣告,說350萬起價,白領階層輕松入住,簡直TM放屁,誰掙那么多錢啊?簡直戲弄人。所以這個老板讓我挺感動。后來我就去看了他的樓盤,看了看還真是,房子特別小,但他安了好多鏡子,你一進去覺得那個房子特別大,實際上就是一居室,特別便宜,我覺得他真是為深圳這些打工的人在建房子,我問那你能掙多少錢,他說我建3棟這樣的房子,才能掙他們1棟那個大戶型的錢,后來我說我來幫你開盤,就去了。我就參加過這一個樓盤,是在2003年吧。

      人物周刊: 你覺得主持人和演員、歌手有什么區分嗎?

      崔永元: 公共電視臺的主持人,跟娛樂圈一點關系都沒有。商業電視臺的主持人就是娛樂圈的。

      人物周刊: 國內有你欣賞的主持人嗎?

      崔永元: 楊瀾、張越、水均益我都很喜歡,非常喜歡。但是楊瀾最近做那個《天下女人》,我沒看,只看了宣傳片,不喜歡,在宣傳片里跳那個搖擺舞,這是楊瀾嗎?作為一個談話節目主持人,在尊重人這方面,楊瀾無可挑剔,非常好,而且我覺得她的適用類型特別強,可以做這樣的節目,也可以做那樣的節目,我覺得她特別好。

      張越呢,我喜歡,因為張越的語言風格特別苛刻,但是我覺得她在苛刻的過程中,能讓你感覺到善意、友好,這是她的技巧。張越做人也是這樣的,我們倆在私底下談話,我根本不是她的對手,看書也沒有她多,她是讀書狂,看書特別多,甘于寂寞,什么都不爭,你見過張越爭什么?什么都沒爭。王雪純也是,什么都不爭,就天天坐家里看書,充實自己,耐得住寂寞,這是我學習的榜樣。水均益是另一種類型,我不會英語,我覺得他會英語挺棒的,非常好。碰到一些國際問題的時候,我會去問他,他搞得非常清楚,一定程度上來講,他成了這個領域的專家,這樣的主持人值得提倡,就是你做一個類型節目時間長了以后,你對這個領域能有充分的了解,能顯出你對這個領域的學識掌握的程度。水均益人也特別好,我很喜歡他。

      人物周刊: 在中國,優秀電視主持人的“短命”是一種普遍現象嗎?

      崔永元: 非常普遍的現象,誰也無法逆轉。電視節目是內容為王的,當我們的內容受限制的時候,我們就只能在表現形態上做文章,那個東西壽命就是短,現在一個節目能堅持3年、5年我覺得已經非常奇跡了,應該比這個還要短。在媒介以內容為王這個前提下,如果我們在內容上無法拓展,只能在形式上去翻新,就會導致主持人生命力特別短,基本上就成了吃青春飯,成了這么一個行當。在國外到了我這個年齡剛有資格做主持人,在中國都被淘汰了。在國外,你不到40,誰讓你做主持人?開玩笑!這個事情比較復雜,我覺得跟我們整個電視生態環境都有關系。比如拉里·金那樣的節目,我們讓他到中國來做,即便沒有政策的限制,又有多少人愿意看呢?但是我告訴你,你愛看不看,公共電視臺就是這樣,你只要家里有電視,你就必須交錢,不交錢就罰你,就是這樣。

      我一直想做一個拍案而起的人

      人物周刊:你是不是社會責任感很強的人?

      崔永元: 每個做媒介的人都應該有這種責任感。你的媒介會影響別人,你怎么能夠沒有責任感呢?我這些年發表的觀點老被人重視的原因,就是因為兩點:一是我確實說到了痛處;二是別人不愿意說的話,明擺著得罪人的話,我說出來了。

      我把中國當下的知識分子分成三類:一類叫拍案而起;一類叫潔身自好;第三類叫隨波逐流。從歷史的角度看,最需要的是拍案而起的知識分子,F在中國的知識分子,能做到潔身自好就相當不錯了。哪一次商業炒作,哪一次對消費者、讀者、公眾的欺騙,后頭沒有學者、科學家甚至院士幫忙?哪一次沒有?這是中國文化的悲哀。我一直想做一個拍案而起的人,但是那樣的人除了要有血性,還需要有知識。我認為我的血性足夠,我的知識不夠,我的知識儲備不夠,我說話不能那么雋永,不能那么深遂,但是起碼我能拍桌子。

      人物周刊: 不為自己擔憂嗎?

      崔永元: 我不擔憂。我不說我難受,所以我就說,更多的時候是媒體曲解了我的意思,他們為了制造轟動效應,故意把我的語言妖魔化了。

      人物周刊: 有沒有拍錯的時候?

      崔永元: 我沒有拍錯過,都是媒體給我拍錯的。我最近見到一些大畫家、大作家,他們都勸我不要這樣,他們說,哎呀你管好自己就行了,不要老站起來說話。我理解的意思,是他們覺得我根本沒有那種學識,話說多了,漏洞百出,被人揪著尾巴多難受啊。

      也可能是他們也墮落成那樣的人了,覺得潔身自好就是好的了,不用再拍案而起。有段時間我對網絡陷入了困惑,只看到了它的負面效應,覺得它為什么這么不負責任,后來我看了《南方周末》對鄢烈山的采訪,茅塞頓開。他沒有說BBS一句壞話,這是我沒有料到的。他說這是個公開的論壇,每個人都可以表達自己的思想和智慧。記者接著問他,那你的雜文還有什么存在的意義呢?他說我們的社會還是需要有邏輯思維的、對自己名聲負責任的表達。我看完后特別高興,我覺得他說得太好了,也就是說我們并不排斥BBS這種新興的方式,但是這個社會確實需要對自己名聲負責任的表達。

      人物周刊: 你認為自己真的像外界所描述的那樣,有“道德潔癖”嗎?

      崔永元: 我不是有什么道德潔癖,我沒有特別高的要求,我要求的只是道德底線。比如你是醫生,我給了你紅包,你做手術時就應該認真些,不能把紗布放在我的肚子里,但是現在不是,拿了錢還會不小心把紗布留下;再比如你綁架,問我要錢,我給了你錢你一定要把親人還給我,你不能拿了錢又把人弄死(笑)。我現在都墮落到什么程度了?低于法律的底線了,但是就是這個都算過高要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環境里,怎么會不覺得惴惴不安呢?怎么能睡得著覺呢?

      人物周刊: 你一直在以太強硬的姿態去面對生活,為什么不讓自己更舒服些呢?

      崔永元: 舒服的方式是妥協。為什么我們老勸大家妥協呢?有的人妥協了很舒服,比如說被日本人占領了當漢奸就是妥協,特舒服,汪精衛特舒服,都混到頂上了;有的人就是死了都不想當漢奸。像梅蘭芳他們,就是今天所說的演藝圈的人,他們不但不當漢奸,都不給他們演戲。我們怎么看這些人呢?你說你給他演唄,你故意給他往壞里演,你含沙射影再諷刺一下日本人?妥協的渠道任何人都能找著,我覺得那是借口。

      人物周刊: 你是不是老有孤獨感?

      崔永元: 我每天晚上都非常難受,特別孤獨,寂寞。我都無法跟你形容我的難受,經常晚上9點就躺在床上,到第二天早晨7點還沒有入睡。我老在想這些事,想不通,想不明白:以前有那么多拍案而起的人,現在他們都上哪兒去了?我知道崔永元無法跟他們比,這個時代有可以跟他們比肩的人,做人做事都無可挑剔,但是他們都在潔身自好,我見過很多很多,他們不愿意站出來對這個社會負責任。

      人物周刊: 一個正人君子,一定得要求別人也是正人君子嗎?

      崔永元: 大概就是有病,只能說是有病了。我其實只是希望從業人員要有職業道德,知識分子要有責任感,其他的真的沒要求了。

      人物周刊: 你希望中的自己,希望中的別人,希望中的外界社會,有沒有點烏托邦色彩?

      崔永元: 我才不認為那個是烏托邦世界呢,我認為那是美好的世界,我相信有這樣的地方。比如我帶我女兒去朗布拉邦(音),老撾一個城市,那地方非常非常好,路不拾遺,夜不閉戶,讓人特別感動;貋砦揖拖,什么叫文明?什么叫發達?是不是紐約就叫文明?華盛頓就叫發達?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大概就叫文明吧。

      人物周刊: 你認為自己已經做到了你對別人的那些要求了嗎?

      崔永元: 對,我就能做到綁票不撕票,收了紅包不塞紗布。主持人請人家來做節目,人家好好配合你,你別背地里罵人家,我就這個要求,這個要求高嗎?

      人物周刊: 你老站出來說話,你的家人怎么看呢?

      崔永元: 我的家人也覺得我像個瘋子,甚至從一定程度上講像個瘋狗,見什么都要咬一口?措娨晻r在罵,看報紙也在罵。比如前些日子黎莉莉去世了,那是個對中國電影做出過卓越貢獻的老人,報紙上連個豆腐塊都不愿意給她,把那么大的篇幅給王菲、李亞鵬、《七劍》。我認為這不是一個健康的社會,起碼是個文化不高的社會。

      抑郁癥、良心和金錢

      人物周刊: 生活中,你是個好玩的人嗎?

      崔永元: 我生活中好玩著呢,只不過得了抑郁癥變成現在這個德行了,F在我的同事跟我合作都覺得沒意思了,因為我特別苛刻,這些小孩經常被我批得掉眼淚。但是以前在廣播電臺時,大家都盼著我去,只要我一去,辦公室就永遠是笑聲。我們有個女同事,生了個孩子,歡天喜地,然后我去了,他們說小崔腦子靈,給起個名字吧。我就在那兒裝模作樣地想,她丈夫姓馬,我說叫馬奮吧,他們就說你太惡俗了,怎么起這樣的名字。我說是奮斗的奮,奮斗怎么會惡俗呢。一下午大家都為這事高興。其實生活中我是特別有趣的人,F在那個狀態已經沒有了,一點趣味都沒有了。身體加責任感這兩件事,讓這人一點意思都沒有了。

      人物周刊: 你有過挺嚴重的失眠和抑郁癥,現在的狀況怎樣?

      崔永元: 同事們說我白天還挺快樂的,狀態挺好,一到晚上就成了另一個人。有點人格分裂,白天一個人,晚上一個人。一到晚上,天一黑,滿腦子都是這些事。

      以前是住院,兩個月,接受系統治療。最要命的時候,是到了臨死的邊緣,就是要自殺,需要24小時看護,F在接受心理治療是不定期的,當我覺得焦慮到自己無法控制、藥物也不大起作用時,就會去找醫生。我覺得抑郁癥是個好病,讓人天天拍案而起。(笑)

      人物周刊: 長時間的失眠和抑郁,是不是影響了你對外界事物的判斷呢?

      崔永元: 我是處在這種狀態的,就是自己對自己無事生非,比如非洲出事了,跟我有什么關系?但是我憂心忡忡;甚至看到美國的電視不好,我都很反感,比如說國家地理頻道有個欄目廣告(不是商業廣告),我特別不能接受,它的第一個鏡頭是“9·11”那個大樓塌了,視覺上非常漂亮、非常好看,我就說你想沒想過,那些失去親人的人打開電視機心里會怎么想?我為這些憂慮,想給他們寫信。是不是有病?

      人物周刊: 有沒有一些朋友,因為你的這種性格,斷絕交往的?

      崔永元: 有,特別多。我是1985年開始做媒體,媒體朋友特別多,他們尤其不理解我,說你看咱們都是哥們兒,1985年就開始一起混,現在你成名人了,你給我們報紙報報料,報紙火一點,多好,你當正人君子,我們也沒得登,沒意思。他們不太愿意搭理我,反正就是越混朋友越少。

      人物周刊: 醫生建議你換個輕松的、不需要太多責任的職業,你覺得自己可以離開嗎?

      崔永元: 當然可以,這有什么值得留戀的,這個行業?

      人物周刊: 但現在你還是在干這一行。

      崔永元: 我能做什么呢?我沒有別的手藝啊。比如我想過做房地產,那樣可以掙很多很多錢,那時候崔永元是個商人,在商言商,我就掙錢,你管得著嗎?但是偷稅漏稅、偷工減料,我又不能容忍,就沒法去;也有一些企業找我做形象大使,推薦這個藥那個保健品,干那么三五檔就夠這輩子花了。但這東西行嗎?真是虎骨做的,螞蟻泡的嗎?我會跟人較真,一較真就會露餡,然后心里又不平衡,所以簡直是沒法選擇,非得壞了良心。我要壞了良心,我就不要換職業,我就可以在這個圈子里如魚得水,我水平比他們高,這我知道。

      人物周刊: 你不會像其他一些主持人那樣拍個廣告什么的嗎?

      崔永元: 中央臺有個自律手則,規定主持人不能做,你要做就得填個表什么的。我沒填過這種表,我也沒想過這個事,但是我知道大家私下走穴,都說是公益活動,其實是私下給錢,都這么干,慈善晚會都要錢。BBC要求特別嚴,主持人連慈善活動都不能參加。好制度可以幫助我們解決很多問題。

      人物周刊: 目前最困惑你的事情是什么?

      崔永元: 目前最困惑我的就是我還要不要良心。

      人物周刊: 那你是要良心還是要健康?

      崔永元: 健康無所謂,健康就這個樣了。問題是,要良心還是要錢?我必須坦白地說,我喜歡錢,我怎么會不喜歡錢呢?有了錢我能做好多好多事,往神圣了說,我能做更喜歡的節目,不在乎你看不看,因為我有錢,我就做;往低俗了說我可以買我喜歡的東西,可以到處去玩,可以帶我女兒出國,帶我女兒遨游太空。但是我現在沒有那么多錢。如果想要錢的話,我必須得不要良心。從廣泛意義上來講,無論你是做樓盤,還是賣牛奶,你要是要良心的話,你就沒有那么高的利潤,良心會減低你好多利潤。

      人物周刊: 那懸了。

      崔永元: 肯定懸了,對,懸了。但是我有時候會這樣想,可能是一步錯棋,因為你覺得你不要良心就可以掙錢了,但是當你拋棄良心的時候,你發現市場根本不認你,那時候既沒有人請你做廣告,也沒有人請你走穴。良心也沒了,錢也沒掙到,真是雞飛蛋打。

      人物周刊: 你覺得自己現在幸福嗎?

      崔永元: 不幸福,我也找不回來這種幸福了,因為我誤入歧途,找不回來幸福了。

      人物周刊: 對未來你有設想嗎?你現在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崔永元: 過一天算一天。我希望我女兒長大了不要像我這樣。

      人物周刊: 不要像你哪樣?

      崔永元: 不要像我這樣難受,不要像我這樣活著沒有質量,我希望她做一個快樂的農民,要是有更高的要求,就是做一個快樂的市民。

      人物周刊: 現實生活中誰離你的心最近?

      崔永元: 很少,我那天看費穆的書,《小城之春》的導演。他就談了藝術片跟商業片,簡直就像我說的話。他說我從來不會迎合觀眾,迎合票房,他說我熱愛藝術,但是同時我又在享受著孤獨,誰能理解我?吹竭@段的時候我特別傷感。那是費穆1948年說的,但現在2005年了,我還在這樣想,所以我覺得我離費穆特近,但是他們走的都是英年早逝的路。

      人物周刊: 你應該不會吧?

      崔永元: 也不一定。我到現在依然認為那不一定不是好的選擇。有時候我也很困惑:我走在街上,我在飯館吃飯,我出差坐飛機,坐火車,經?吹胶芏嗳撕苡焉频馗掖蛘泻,詢問我的病情,問我睡好了沒有,希望請我吃飯,然后給我推薦藥,每個人都對我那么友好;但是在媒體上天天都有人在罵我,天天都有人以人民的名義在罵我。我很困惑,我不知道我該怎么做。我現在選擇的方式就是躲避媒體,遠離媒體,不要讓自己成為一個公眾人物,不要天天在報紙上,在網絡上出現,在電視上出現無法避免,這是我的職業,其他的能不出現的就不要出現了。

      《手機》那件事情,我一開始想的是,這些記者年輕,他們那么小,可能不懂得這些事。后來我發現根本不是這樣,他們懂,他們故意的。有一次我見到一個報社的主編,那主編跟我說,我們那些孩子現在聽風就是雨,有時候八字沒一撇的事就編成新聞登上了。我說那你為什么讓他登呢,他說現在誰信這個呀。這是一個主編跟我說的。我心特別涼,我覺得那些孩子可能會犯這些錯誤,你主編這一關為什么不把一把呢?你都聽之任之。

      我倒不覺得報紙不能登周杰倫什么的,S·H·E什么的,有人喜歡可以登,沒有什么問題。但是我覺得這個媒體上包括網絡上是不是也應該有學術的園地呀,起碼提供一個學術問題公平討論的機會吧,而不是一張嘴就炮轟,一張嘴就攻擊。

      你看那天還說我炮轟倪萍呢。我是說體制的錯亂,比如說倪萍是主持人的時候,她不拍廣告,她遵照臺里的規定,但是她現在轉到中國電視劇制作中心,她就成了演員了,她就可以拍廣告。我的問題是如果有一天倪萍又轉回來,又做主持人,那她還能拍廣告嗎?那肯定不能拍吧,那前面的廣告怎么算呢?這不成曲線救國了嗎?我說這就是制度的不嚴密。這里哪有攻擊倪萍的意思呢?對不對?但是報紙上寫的就是崔永元炮轟倪萍,炮轟收視率,炮轟《超級女聲》,一下午開了三炮。

      人物周刊: 現在你怎么看死亡這個問題?還在想嗎?

      崔永元: 我白天不想死,因為我節目都沒做完呢,還有很多人找我有具體的事,這個幫孩子聯系上學,那個是看認識誰,能買點便宜東西什么的。我不是晚上經常陷入痛苦嘛,有時候我還在想這個題目,還沒有斷這個念頭。我的醫生特別好,他說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說你在下決心之前,咨詢一下我,你是有文化的人,我是你的心理醫生嘛,我覺得你的方式好,你采用就行了。他說換句話來說,一個有文化的人要學會向別人求救,他是這么說的。

      所以我在最困難的時候,總是愛找他,總是希望他能幫助我一下,甚至都有依賴的心理。

    版權聲明:
    * 本站所提供的資源部分來源于互聯網,可能受版權保護。
    * 雖然您可以找到這些圖像,但除了可以在網頁上查看或下載之外,我們并未授權您將這些圖像用于其它任何用途。
    * 因此,如果您需要使用本站所提供的圖像,我們建議您先與原作者聯系并征求同意。
    * 本站所有的資源均為免費自由下載,目的是讓大家學習和交流。
    * 由于收集過程中幾經轉載,所以很多作品的原作者不詳。
    * 如果本站的資源使用了您的作品,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的注明。
    * 如果您不愿在本站展示,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 由于將本站資源用于商業用途而引起的糾紛,本站不負任何責任。
     
     
     
    金牌欄目推薦  
    提供給學校和家庭,
    專業可信賴的教育教養解決方案。
    談治校之道,
    論教育改革。
    致力與準新人建立溝通平臺,
    及提供最全面的結婚信息。
     
     
     
    尋求報道
    聯系我們
    公眾號

    掃一掃
    及時獲取新聞資訊

    新聞熱線
    134-8810-4732

    返回頂部
    關于我們  |  內容合作  |  商務合作  |  合作媒體矩陣  |  聯系方式
    陜公安備案號61010402000088
    陜ICP備15011396號-4
    Copyright © 2010-2022 www.404areacode.com 陜西青年網 All Rights Reserved
    18禁男女污污污午夜网站免费暖暖
  • <legend id="y4u4s"><wbr id="y4u4s"></wbr></legend>